一樓客廳、二樓餐廳、三樓書房。

不同的設計概念,不同的空間氛圍。

一個以家為出發點而衍生的複合式空間。

3F Reading Room 行冊書房
或坐、或臥、或躺、或窩,在這裏,有100種讀書的方法。在城市裡,一個相對靜謐的地方。有一種喧囂中的孤獨的節奏。愛因斯坦曾說過,他覺得最快樂的時候,是一種「孤獨的愉悅」。
2F Dining Room 行冊餐廳
地中海飲食文化概念餐廳,泛指希臘、西班牙、法國和義大利南部等地中海沿岸的南歐各國,以蔬菜水果、魚類、五穀雜糧、豆類和橄欖油為主的飲食風格,主要特點是低脂與高纖,可預防許多人類疾病。
1F Living Room 行冊客廳
一樓為行冊客廳,搭配地理等高線設計空間,營造輕鬆不拘束的空間氣氛,來到大稻埕必訪經典,適合小憩小酌,腦力激盪,亦可在人群中尋找喧囂的孤獨。販售台灣專業烘培咖啡+台灣在地小農選茶+台灣在地精釀啤酒,亦有專業品酒師精心挑選世界各地的紅白酒。
我們希望在繁華喧囂的城市中,提供一個被歷史文化賦予生命、因創意建造出富饒趣味的場域。
您可以先上書房看看書,享受靜謐的時刻,沉潛外界所有喧嘩,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緒,安靜地與自己的內心誠實對話,接著和朋友在客廳喝杯葡萄酒佐些小點,再慢慢且優雅地至餐廳用餐;
或和朋友於用餐前在客廳先喝杯咖啡,聊聊關於年輕時的夢想和生命的方向;亦可在飽足之後再至客廳把酒言歡,高談闊論那些風花雪月和大江南北。 『行冊』僅希望能讓每個進門後的您們在這裡,能夠卸下一身的疲累,拋開一擔的包袱,不在乎所有異樣眼光,不理會一切凡塵俗世,找到自己最舒適的姿態,無拘無束而自由自在。
如果說『行冊』的一樓是客廳、二樓是飯廳,那麼三樓就是『行冊』的秘密基地。 據來參觀過『行冊』秘密基地的友人們形容,這個空間像極了給大孩子玩樂的空間。 或坐、或臥、或躺、或窩,在這裏,有100種讀書的方法。 在城市裡,一個相對靜謐的地方。 有一種喧囂中的孤獨的節奏。 愛因斯坦曾說過,他覺得最快樂的時候,是一種「孤獨的愉悅」。
Open Hours: 1200~2000, Mon-Sun
1 day ticket: NTD 300/8 hrs/person
Half day ticket: NTD 200/4 hrs/person

 

Above ticket price includes 1 drink equivalent to NTD 160,

which can be exchanged at 1F living room.

No Photos, Please!

 

為了使秘密基地始終是一塊城市中的淨土,有以下規定:
√這裡只能飲水,沒有咖啡,沒有食物,是為了保護書本不會殘留咖啡漬和油漬。
√欲參觀請洽現場工作人員。開放參觀時間:全日。但當有人使用此空間時,為了不打擾在此享受孤獨和寂寞的靜謐的他們,煩請保持安靜。
√入館後請將包包寄放於櫃檯。
√禁止攝影。
√入館費用:全日卷(8hrs)300元,半日卷(4hrs)200元,。且可於一樓客廳換取一杯160元的飲品,其他飲品可補差額。
秘密基地的書籍分為三大類:

√台灣文化歷史

√台灣視覺藝術

√台灣文學藝術

√台灣獨立書刊(亦有販售)

獨立書刊簡單的定義是,包括內容、編輯、排版、校對、美術設計、行銷和販售,完全不仰賴出版社,亦不受出版社限制,不以圖利為目的,忠於自我的想法,自費發行的一種實體刊物;
他們的創作理念,他們對這塊土地的關懷和愛,他們對這塊土地的期盼,他們對生活的感知,他們對人生的想法甚或不滿,完全無拘束地、自由且充滿創意地展現在他們的創作裡。
獨立書刊於歐美地區已盛行許久,取得與購入的管道相對來說較為多元,而台灣的獨立書刊目前僅於某些獨立書店販售,或直接與創作者訂購;
『行冊』戮力使秘密基地成為台灣獨立書刊的集散地,以館藏為主,蒐集、整合散落四處的台灣獨立刊物,使其有一個平台,期盼藉此讓更多人認識他們。
獨立的意思:
#獨自站立。
#孤立無所依靠。
#不倚靠他人而能自立。
#特立、超群。
我想這就是台灣獨立書刊的樣貌。
蔣渭水1916年遷居得勝街開設大安醫院,即今日的延平北路行冊現址,當年大安醫院有三軒(三個門面)即是今延平北路二段31, 33, 35號,現為義美食品、『行冊』、及廣隆進檳榔攤所在地。
蔣渭水先生,台灣宜蘭人。為台灣日治時期的醫師與民族運動者,曾創立台灣文化協會與台灣民眾黨,是反日本殖民運動中,重要的領導領袖。
1916年(大正5年)蔣渭水先生向日治時期大稻埕知名茶商洪九江–發記茶行以月租六十日圓租下三軒店面開設大安醫院,當時街道名是大稻埕得勝街六十四番地,1922年台北市町名改正,改為太平町三丁目二十八番地 ,經行冊團隊比對街廓及史料後發現,當年大安醫院的三軒(三個門面)即是今延平北路二段上的義美、『行冊』、及廣隆進檳榔攤所在地。
西元1921年,臺灣仍屬於日本殖民統治,10月17日蔣渭水、林獻堂等臺灣先賢,於本市靜修女學校成立臺灣文化協會,協會本部設於蔣渭水的大安醫院。協會發行會報,創立臺灣民報,廣設讀報社,密集舉辦文化講演,開辦書局,提倡電影與新劇,涵養音樂與藝術,開展了臺灣史上思想最為奔放,現代性啟蒙的新文化思潮年代。
當時人稱「文化頭」,他卻自比為「文化鐘鼓手」與「文協機關手」的蔣渭水,實可稱為啟蒙臺灣文化的「臺灣新文化運動之父」。
台灣人唯一言論自由機關《台灣民報》總批發處,即位於太平町(延平北路二段)蔣渭水設立的「文化公司」(大安醫院旁),亦即現行冊所在地,圖中人力車上所載為即將發刊的台灣民報。

大安醫院的歷史意義:臺灣新文化運動聖地

以下為曾經在大安醫院不同時期所發生的史實,見證台北發展歷史。
√ 1921~臺灣文化協會本部、臺北支部、會報發行所,治療台灣人之智識不良病症,啟迪民智。
√ 1922~臺灣社會問題研究會本部。
√ 1922~新臺灣聯盟本部,為台灣最早的政治結社。
√ 1922~《臺灣》雜誌社臺灣支部。
√ 1923~《臺灣民報》臺灣總批發處、編輯部,號稱「台灣人唯一的言論機構」,為台灣各種社會運動的機關報。積極鼓吹農民、勞工、婦女爭取權益,亦支持學生運動、文化啟蒙運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也呼應要求台灣自治及抨擊台灣總督府。而對新文藝鼓吹及提倡白話文也有不少貢獻,更是台灣新文學的重要園地。此外還引進對新知識、新思想的介紹。發行量更突破一萬份,足以與日本人創立的《臺灣日日新報》相提並論。
√ 1923~臺灣議會期成同盟會臺灣支部。
√ 《臺灣青年》臺灣總批發處,初期主要是強調青年人要奮起,努力發展文化,後來開始介紹地方自治與世界殖民地情勢。
√ 1926~「文化書局」:台北本島人第一家書店,新文化介紹機關,販售當代先進思潮之書籍,亦為全台第一家採辦中國出版品之漢文書局。
√ 1927~臺灣民眾黨臺北支部。
√ 1927~臺北勞動青年會本部。
渭水先生過世後,後人曾試圖將大安醫院改組為實業醫院以資永久紀念,未能竟功。
蔣渭水於1921年(大正十年)發表於文化協會會報第一期之<臨床講義>,從醫者角度出發,將原本嚴肅的政治文化評論,轉為饒富趣味的民族診斷書。他將台灣當成病人,診斷台灣為世界文化之低能兒,患有智識飲養不良病症,需給予五味藥方極量治療,其中一味即為圖書館,恰巧和目前行冊3F書房營運方向相同。
蔣渭水於1926年於大安醫院一樓開設文化書局介紹國內外新文化思潮
西元1931年8月8日,蔣渭水死後三日,生前親友決議舉行「故 蔣渭水氏之臺灣大眾葬葬儀」。
8月23日上年8點30分在臺北永樂町通(今迪化街)永樂座舉行「故 蔣渭水先生之臺灣大眾葬儀」,場內中央有蔣渭水先生之遺像,二旁有「精神不死」、「遺訓猶在」、「大眾干城」、「解放鬥將」及以大眾為詞首的輓聯:
「大義受大名 生據大安作營陣 死埋大直 大夢誰先覺 ; 眾民歸眾望 功憑眾志以成城 力排眾難 眾醉君獨醒。」
「大眾」特別指被壓迫的階層,也有最貼近群眾的蔣渭水與庶民平等之意。葬儀當日,五千餘人聞訊趕來參加大眾葬送別。臺北的武裝警官都集中部署於大稻埕嚴加戒備,署長親自坐鎮指揮。
大眾葬所凝聚的巨大能量,總督府為之震撼,不僅將此首部異議份子實況紀錄片封存,印刷中的《蔣渭水全集》也遭波及,沒收焚毀,預計出版的弔文集也遭禁止,被譏為「死渭水,嚇破活總督」。
8月29日《臺灣新民報》第379號,全版以「臺灣空前的葬式」報導23日蔣渭水的「臺灣大眾葬」,文末有「這次之大眾葬儀,從頭至尾皆有活動寫真隊攝影,其盛況如何,不久預定可在全島各地映寫雲。」
為了向蔣渭水先生致意,我們和建築師劉冠宏先生一次又一次地商討設計圖,他巧妙地將渭水先生的基本背景融入於此棟樓的設計中。
我們原先設定的階梯式的座位,以擷取台北往宜蘭這段路的地形做成一樓地理等高線的座位,地理等高線的位子高高低低,試圖營造的是一種輕鬆的氛圍,可以像坐在公園野餐一樣隨性,也可以像坐在美術館前的裝置藝術作品上感受及享受藝術家試圖想傳達的理念,隨興地席地而坐,無拘束地談天說地,入口處一條略微凹陷顏色較深的是淡水河,而天花板是利用大眾葬的月份—八月星空圖作為燈飾,特別的是,在一樓吧檯上那顆星座名為『蛇夫座』意即刻苦鑽研醫術、為民治病的象徵,正是渭水先生為國為民的精神,一切的一切,如此恰如其分,似是命中注定,又似是緣分的牽引。
二樓的天花板是一樓地理等高線的鏡射,延伸了一樓的設計概念;而三樓書房的設計是一種實驗,以100種讀書的方法作為創意發想,在一個木貨櫃中凹折出或站、或坐、或躺、或臥的有趣空間,無論任何心情、無論陰晴圓缺,希冀透過這樣一個安靜又充滿趣味的空間裡,有100種沉潛的姿態、100種閱讀的方式,找到連自己都未曾察覺的100種自己的樣貌。
一百年前渭水先生創立的台灣民報,是當時台灣人唯一的言論媒體,對新文藝鼓吹及提倡白話文有不少貢獻,更是台灣新文學的重要園地,還引進對新知識、新思想的介紹,一百年後的『行冊』以支持台灣獨立書刊而建構此平台呼應先賢對台灣的文化貢獻,擁懷一種世代的傳承與精神的延續。
「為一切老的事物延續其旺盛的生命力」是我們一直想做和感興趣的事情。
在舊的建築物裡加入新的建築概念,將老舊且即將被丟棄的物件適得其所地被擺放在某個位子,讓一切事物衝撞、融合、交錯在新舊之間,我們認為這是一件美好的事,『行冊』和無有設計團隊經歷了數個月的討論、協調、溝通和努力,打破原有商業空間的概念,企圖建造一個有藝術價值的空間,所有一切都從我們的腦中想像的一個畫面開始,然後一點一滴慢慢落實。
我們帶著無比感恩和歡喜的心情歡迎您們。

行冊團隊

  • IMG_7533.JPG
  • 2015-07-16 01.08.10
  • 2015-07-16 01.08.41
  • 2015-07-16 01.08.20
  • 2015-07-16 01.08.48
  • 2015-07-07 15.05.10
行冊設計施工過程,歷時七個月。
【行冊】 位於台北市大稻埕—延平北路上一棟歷經40年風霜的四層樓透天厝,經過行冊團隊設計翻修活化,希望能在文化悠久的大稻埕與世界接軌,鄰近永樂市場、迪化街歷史街區,座落於昔日蔣渭水先生所開辦的大安醫院原址,同時也是日據時代台灣民報總發行處原址。
耗費2年的時候籌備與規劃,成立於2014年,2015年選擇在具有台灣歷史文化的大稻埕發展及扎根,將一棟四層樓的透天老屋修復再造,初期以餐、飲、圖書館之複合式面貌呈現,取名「行冊」。
歷經40年風霜的四層樓透天厝,經過『行冊』團隊整體規劃與設計後,以複合式型態之姿呈現,我們期許以資源共享的理念結合各方專業團隊,仰賴多角經營的方式,使觸角能夠更為寬廣。目前大稻埕除了傳統的南北乾貨零售店、布行、中藥行、小吃店等,亦有許多年輕、新穎且別具風格的餐廳、咖啡廳等進駐,我們希望能透過其極具歷史文化的樣貌,注入新的創意,在新舊交錯之間與世界接軌。
目前行冊空間已於2015年10月正式開幕。我們在尋找樸實而熱情的青年加入我們的初始團隊,和我們一起成長。
如欲加入我們的團隊,請將個人履歷寄至walkingbook.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