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冊行腳] 屏東滿洲港口茶–如人生般的濃烈苦甘

每次去墾丁都是海邊、啤酒、比基尼,
這次不一樣,
我們頂著大太陽,扛著攝影器材,
只有樸實的茶農一家人、茶山、採茶的阿姨們陪伴我們度過這四天。

在屏東縣滿州鄉港口村拍攝港口茶的三天早晨,我們會在還未進食早飯前就先喝泡茶暖暖胃。
(由於港口茶屬熟茶,烘焙程度幾乎達90%,因此空腹喝不怕傷胃)
然後我們跟著朱老先生開始一整天採茶的行程,回到家吃過飯後又是一連串的殺青、揉捻、作熱團揉等諸多製茶和烘焙茶的繁瑣步驟。

【清光緒元年,原籍福建的朱振准,從武夷山帶來四種名茶,遷徒來到港口村,把茶種在住宅後面的山坡。首任縣老爺周有基來自福建,此縣老爺愛喝茶,找到朱振准種的港口茶,經周老爺試飲後,喜出望外,覺得它甘美無比,可比福建家鄉茶的特色。朱振准的茶園很小,縣老爺很慷慨,免費撥山坡地給朱家,要多大就多大,而老實的朱振准,不敢多要求,只要了五甲山坡地,朱振准便在茶園四周種竹做籬笆,港口茶園就這樣以竹林圈圍,世世代代傳了下來。

港口茶茶山的海拔只有 300 公尺,有的茶園甚至與平地的高度相差不了多少,其平均溫度比中海拔高度的環境高了三到四度左右,因此能讓港口茶的葉片充分的執行光合作用,產生更多的養分;港口茶種植在背東北季風的山坡上,秋冬季的東北季風,從我們台灣的東北角狠狠的吹過來,季風沒有辦法翻山越嶺只有到了枋山鄉的崩崁角起,因為山勢低緩了,才越山而過,或者沿著溪流谷澗而行,成為特殊的雅客「落山風」,「落山風」從每年九月至翌年的三月,不斷的吹襲大地,港口茶在風勢猛烈的環境中降低了其生長的速度,使得港口茶為了渡過嚴冬中刺骨的落山風季節,強迫葉片儲存更多的養分;滿州鄉靠太平洋,平時就有海風吹襲,海風中常帶有鹽分空氣較為濕熱,通常一般的農作物不適合在海邊生長,帶有鹽分的空氣會讓作物生長的不好,而港口茶為了適應本地的氣候,自行增厚葉片、增加葉片的角質層去適應當地充滿鹽分的空氣。

溫度高、凜冽的落山風以及海風的吹拂,使得港口茶更能蓄積南部陽光源源不絕的能量,為了生存必須儲存更多的養分,造成了港口茶葉面厚、水分少、成分濃,沏出來的茶湯不若一般高山茶的清香甘甜,取而代之的是濃烈苦甘。】

啊!港口茶啊!港口茶!這杯喝下得豈不就是人生了嗎?

配樂:謝瑋秦

 

Related posts:

發表迴響